岳阳网>教育

浙大博士跳江自杀背后:中国教育最大的失败,就是不能做自己
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9日    责任编辑:李璇

撕掉伪装

“不想再假装,也不想再撒谎,我只想做我自己,真的很难……”

26岁的浙大博士侯京京留下了这段遗嘱后,选择跳入滚滚的钱塘江中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我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死,但遗嘱中的这句话格外刺痛。

“不想假装。”

一个浙大博士,在临死之前最想做的,竟然是做自己。

我们可以猜测,这个26岁的孩子,一直带着假面生活,也许早就忘记自己是谁了。

而这就是中国学生最大的悲哀,纵然是已经读到了博士——中国教育体系认为的教育成功的巅峰。

在中国,学校教你“成材”,家庭教你“成龙成凤”。

他们都希望你长成期待的样子,上大学,上好大学,读硕士,读博士。

可从没人在意,你是什么样的人?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?

就像侯京京,如果说要为他的离世找到什么原因?

那每一个逼他“假装”的人,都难辞其咎。

01

学校教育:富士康流水线式的标准化生产

在中国的学校教育中,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,就是标准答案。

幼儿园老师告诉学生天是蓝的草是绿的;

小学老师告诉学生一定要端端正正坐着,手要一个压一个,这才是标准答案;

中学老师告诉学生每一道题的标准答案。

我们的教育,从骨子中透着一股专制。

我们习惯给学生在各种问题上定立一个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答案。

并在潜意识中告诉学生,谁要是逾越了这个答案,就是标新立异,就是异端异类。

中国教育的最终目的,就是要制造一模一样的人。

河北的衡水中学,安徽的毛坦厂中学……

这样的中学就是中国教育中这种“流水线”式教育方式的集大成者。

表面上看我们不停在批判在抵制,可你看看现实就会知道,衡水中学分校遍布全国,毛坦厂中学学生数以万计年年反增不降。

这都是说明我们现实中不仅有这种模式成长的土壤,而且还很肥沃。

中国教育的根本,就是流水线和标准化。

在学校中,我们不鼓励个性,主张批量生产;

有才华的人,我们用“均衡发展”使其平庸;有创造力的人,我们用“标准答案”将其抹杀。

不管你是方的圆的厚的薄的,全都按一个模子处理。

而这种情况不就正和龚自珍在《病梅馆记》中描述的一样。

为了制造世人喜欢的梅花,强行砍掉梅花的枝干,压弯它的枝条,让所有梅花都变成世人喜欢的歪曲姿态。

而学校在做的事情,就是把每个孩子都变成一模一样的“病梅”。

这种“标准答案”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?

他不仅表现在学习中,更成为了人生的枷锁。

18岁的你必须要考上985,上大学必须要学热门专业,最好能读到博士,毕业后必须到大企业工作,工作后要马上结婚生子……

这些看似是我们人生的标准答案,造成了一个有一个人间悲剧。

“高考学生没考上985跳楼自杀……”

“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找不到好工作,流浪一年多后自杀……”

“27岁女孩被父母逼婚自杀……”

每当我们在面临人生的抉择时,都会受到来自“标准答案”的压力。

如果不这么做,就会被人当成是异端。

也正是这种压力,才让跳江的浙大博士侯京京觉得

“我不想再假装,也不想再撒谎。”觉得“我只想做我自己,真的好难。”

我太知道那种感受了,明明知道这种不是自己想要的,可还是必须要完成父母和亲友老师关于优等生的想象;

明明知道自己在做的对于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,还是要不断投入精力做无用功。

痛苦啊痛苦,怎么能不痛苦?

我们这个教育体系最大的问题,就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大脑在这个教育体系中学习怎么平庸,怎么随大流。

人生,哪来的标准答案呢?

每个人生下来,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,一直到我们被送进学校。

那里就好像一个富士康流水线工厂,按照相同的模子一个一个地将我们身上的枝条砍断,然后对着鲜血淋漓的我们说:

“你就应该是这样,很好。”

02

家庭教育:“听话”和“为你好”,毁掉子女的致命武器

小时候,每个人都听过这样的话“宝贝你可真听话”“在学校有没有听老师的话啊”“听话我就给你……”

在父母的眼中,听话,成了家庭教育的最高目标。

他们希望孩子在家听父母的,在学校听老师的,在单位听领导的。

总之,他们希望孩子的一切都可以服从某个“权威”。

而他们最不希望的,就是孩子“服从自己的内心”。

在最强大脑中有一集主持人问同样12岁的中国孩子和意大利孩子梦想是什么?

意大利男孩喜欢足球以后想成为球星,可当问到中国男孩时,他的回答让我们不寒而栗。

“我没有梦想,子承父业,为了父母的要求去补课、学习。”

看吧,这个孩子就是所有中国父母都想要“听话”的孩子。

可把孩子教育成这样的人,根本不配成为父母。

是的,这孩子知道要补课,要学习,但是就是不知道,学习之后是要干什么?

我们这个教育体系中,最不乏这样的人。

他们因为不知道离开校园能干什么,所以一直在刻苦学习,所以读硕士,读博士。

而这种人还往往是校园的楷模,教育的最终目标,应该是“成为你自己”,而像这样的教育,简直是对现代教育的最大讽刺。

其实世界上很少有国家像我们这样重视子女的教育。

可也很少有国家像我们这样用强迫的暴力的方法教育子女。

这种假爱之名,干涉孩子人生的做法,实际上是他们将自己人生强加于孩子的表现。

他们“望子成龙”“望女成凤”,可却从来没问过孩子想成为什么?

年轻时有舞蹈家梦想的母亲会让孩子学芭蕾,差一点拿冠军的爸爸从小让孩子摔跤,吃了没文化亏的父母逼孩子考985/211。

这种用爱来绑架孩子的行为,可以轻易毁掉一个人的人生。

大学期间,我有一个同学,法学院院草,成绩好人帅家里还有钱,是典型的人生巅峰型选手。

可就在大三司考备考期间,我突然听说他在宿舍吞了安眠药自杀,虽然后来抢救回来了,可我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自杀。

事后才知道,他出身法律世家,爸爸妈妈老爷舅舅都是法官检察官大律师,所以家里在他出生那刻就决定让他学法了。

可他真正喜欢的是服装设计,但是在高考填志愿时他父母就用“为你好”为由篡改了他的志愿。

大学里的每一天,他都生不如死。

说这句话时的他,眼里充满了绝望。

在像侯京京这样的悲剧中,那些手拿“听话”和“为你好”这两把屠刀的父母,他们的手上,沾着最多的鲜血。

03

假装可以,是中国好学生最大的骗局

“我其实也没那么想要……”

“其实理科也挺有趣的……”

“我上了大学以后再画画也行……”

种种这样的谎话,你看起来熟悉么?

学生时代的我们,是不是用无数这样的“假装”,来换取了我们在学校,家庭中的和谐。

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学校的教育中,中国学生都是被压制的那一方。

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间天然的地位不平等,使得身为学生的我们只能通过“假装”可以来换取安稳的成长环境。

因为我们一旦放弃假装,随之而来的就是种种强权暴力的压迫。

而这种“假装”在家庭教育中显得尤为突出。

去年大火的《你好,旧时光》中,女二号凌翔茜就是这样一个角色。

她是学校公认的传奇角色,成绩名列前茅,做班长做学生会主席,参加各项竞赛获奖,人前风光无限。

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这一切,都是为了她的妈妈。

因为妈妈要求她名列前茅,所以她假装不想出去玩努力学习;

因为妈妈觉得文科竞争压力小,所以她假装学理科压力大转到文科;

因为妈妈想让她做学生会主席加分,所以她假装积极为班级做贡献……

凌翔茜,她靠着“假装可以”这样的自我欺骗,活成了老师和爸妈眼里的好孩子。

而每一个中国学生身上,其实都有凌翔茜的影子。

我们用“假装”来为自己造了一个又一个好孩子的面孔,在学校骗老师,在家里骗父母,最终连我们自己都骗。

可我们都不知道,这种“假装”式的自我欺骗,是有极值的。

剧中的凌翔茜,最终因为承受不了母亲要求她必须保送北大的期待,表面上和母亲说已经准备好了,其实压力过大的她最终选择了用作弊,来完成这场骗局。

而凌翔茜的作弊,和浙大博士侯京京的自杀,其实没什么区别。

他们一个是无法实现假装的自己,一个是受够了虚伪的自己。

作弊和自杀,其实都是在和过去虚伪的自己告别。

可我们都得问问自己,最开始到底是谁,逼他们“假装可以”的呢?

在这种假装的背后,透露着一种服从。

在学校,老师拥有教育的权利,我们必须服从。

不服从,就是“坏”了,而学生都不想坏,所以只能“假装”;

在家庭,父母是付出和养育的一方,因此也就成了地位更高的一方。

不服从他们就是不孝,而不想不孝的子女,也只能用假装欺骗自己“服从”。

大四刚毕业的女生梦想是去上海做时尚工作,可她的父母以死相逼让她回家做老师。

她只能骗自己“大城市也没什么好,女孩就是要稳定”;

同性恋的男老师为了不被开除,只好隐瞒性取向工作。

同事问到婚恋时只能假装“还年轻,想以事业为主”……

这些人都靠着“假装”来骗自己和大家,以此来换得片刻的安宁。

可结果又怎么样呢?这种“假装”能持续一辈子么?

那个被迫留在家里的女孩,在面对父母安排的婚事时终于无法假装。

于是连夜收拾东西逃到上海闺蜜家中,开始了新职场生活;

那个隐藏自己取向的男老师,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假装的生活。

在一堂课上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,即使被开除也在所不惜。

看吧,其实我们人类,是最无法欺骗自己的物种。

即使你能让自己一千次的相信自己的“假装”,可终归会有第一千零一次,你会选择撕裂。

可是这第一千零一次的撕裂,有人选择逃避,有人选择面对,也有人选择了死亡。

在我们这个千嬴国际手机版中,学校给我们“标准答案”,父母给我们“完美人生”,教育让我们变成迷失自我的行尸走肉。

可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好的,什么样的事情才是对的,什么样的自己才是真实,这些答案只能靠自己的寻找。

你不必去追求更好的自己,而是要努力更好的成为自己。

即使这个人是学校眼中的异类,是父母眼中的“不孝子”,也不要害怕。

因为做个真实的“烂人”,远比做个听话的行尸走肉强得多。

你要知道,中国教育中最大的悲哀,就是不能做自己。

在古希腊德尔菲神庙门楣上镌刻着这样一个神谕——

“人啊!认识你自己。”

苏格拉底特别爱用这句话来教育他的学生。

人是不能背叛自己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领域和喜好,这种擅长和喜好构成了我们自己。

那种假装,能够使我们暂时在教育体系中,给自己的教育履历镀上一层金。

但是在人生的长跑中,那层镀金跟真正基于热爱的闪光比,什么都不是。

而我们最大的问题是,在长期的伪装中,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热爱。

一定要看到,这种伪装对于我们的人生毫无价值。

越早撕掉,你的人生越会顺遂,早点跟它说“去他妈的”要比背负枷锁前行要痛快得多。

愿侯京京在天堂安好,愿中国再无侯京京。


相关阅读